点击加入网站会员加入网站会员

首页 > 行业资料 > 知识库

“叶片之王”中材科技胜利大撤退

   日期:2019-06-11     来源:ofweek.com    浏览:130    
核心提示:几天前,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正式给出取消补贴的时间表。这个时间表犹如一剂强心剂,催促风电产业链上下游的各路玩家与时间赛跑。
    在位于甘肃酒泉西郊工业园的中材科技(酒泉)风电叶片有限公司(下称“中材科技(酒泉)”)一个车间里,200余名身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人正在加班加点进行叶片生产加工。
    同一片园区,金风科技、明阳智能、中复连众、中航惠腾等风电制造商也纷纷开足马力,冲刺平价时代来临前最后一轮风电抢装潮。
    几天前,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正式给出取消补贴的时间表。
    这个时间表犹如一剂强心剂,催促风电产业链上下游的各路玩家与时间赛跑。
    面对这样的行业剧变,薛忠民似乎并不着急擦亮“叶片之王”的冠冕。两个月前,当被问及今年是否会增加叶片产能时,这位中材科技董事长并未给出肯定答案。
    真实情况或许恰恰相反。薛忠民正在坚定地降低叶片业务比重。
    作为中国第一大叶片制造商,中材科技叶片业务去年在营收中占比仅为27.84%。短短三年前,这一数据还高达68.52%。
QQ图片20190611101834
    取而代之的是,这位53岁的叶片界大佬正在策划一场多元化转型。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他敏锐察觉到多年前风电“大跃进”时期相似的机会,并迅速在锂电池隔膜和储氢瓶领域布下棋局。
    曾经浪潮汹涌的风电行业如今开始显现潮退迹象。薛忠民希望,在下一个风口,中材科技依然能屹立潮头。
    风电退潮
    几天前,来自北京的一纸新政,迅速传递到2000公里外的甘肃酒泉。
   《通知》规定,2018年底之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0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底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1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
    自2021年1月1日开始,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全面实现平价上网,国家不再补贴。
    风电行业盛传已久的平价上网新政终于靴子落地。这让去年下半年来袭的新一轮风电抢装潮再度火爆。
    但对中材科技(酒泉)一车间负责人梁顺海来说,这并非是他第一次经历风电抢装潮。过去十年,风电浪潮跌宕起伏。
    2009年,梁顺海大学毕业,加入中材科技(酒泉)。此前一年,国家发改委批准在酒泉建设全国第一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
    这个被誉为“风电三峡”的基地,在2014年开启的风电抢装潮中达到建设高潮。
    上游叶片产业亦因此受益。当年七八月间,梁顺海和同事们一度入住生产车间,夜以继日抢工。
    在酒泉九月接近零度的深夜里,生产线上的每个叶片,都在夯实中材科技“叶片之王”的江湖地位。
    事实上,中材科技当时已连续三年蝉联行业第一,但中复连众、时代新材等对手对王座虎视眈眈。
    刚刚掌印不到一年的薛忠民,决定加大投资建厂力度。2014年到2015年间,中材科技新增了江西萍乡和河北邯郸两家年产能为400套的叶片生产基地。
    但好景不长,形式急转直下,中材科技的快速扩张很快遭遇行业寒冬。
    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弃风电量达323亿千瓦,逼近前一年全年弃风电量。平均弃风率上升至21%,创历史新高。弃风限电向常态化、恶性化发展。
    风力资源丰富的三北地区成为“弃风限电”重灾区。
    由于弃风率超过20%,梁顺海所在的甘肃,与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宁夏、新疆等五省区一道,被国家能源局划定为红色预警区域,2017 年不得核准建设新的风电项目。
    直到今年,甘肃和新疆的红色预警仍未解除。
    叶片企业也因此陷入困境。
    由于叶片不适宜长途运输,叶片企业早年往往选择在三北地区布局生产基地。中材科技七家生产基地中,有五家位于三北地区。
    其中,三家正好位于曾被列入红色预警名单的内蒙古、甘肃和吉林。
    方正证券研究所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该公司报废模具(0.4亿元)甚至一度超过新增模具(0.2亿元),产能处于净减少状态。
    停减产危机下,财务数据急剧恶化。2016年到2018年上半年,中材科技叶片业务的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及毛利率持续下滑。
    去年上半年,其主要负责叶片生产的子公司中材叶片陷入亏损。
    尽管风电行业形势在去年下半年好转,但薛忠民似乎并不打算重蹈三年前的覆辙。
    如今回顾上一轮抢装潮,由于抢装透支此后数年装机容量,期间奉行扩张战略的企业,潮退后纷纷陷入泥潭。
    摆在薛忠民案前的历年财报,也时刻警醒着他叶片毛利率急剧下滑的现实。
    近四年来,中材科技叶片业务毛利率从2015年的24.18%下降到2018年的14.04%。
QQ图片20190611101942
    进入平价时代,这两项数据无疑还将继续下跌。
    行业大变局中,二线叶片厂商南通东泰、美泽风电等已相继停产。
   “风机设备的不断降价已无法有效传导,一些零部件供应商选择退出风机制造领域,还有一些优质产能流向利润更高的海外市场。”原国电集团副 总经理谢长军在接受「角马能源」专访时说。
    中材科技稳步蚕食着对手出局留下的市场空间。但面对风电行业整体下行的颓势,薛忠民不得不引领中材科技开启一场战略大转移。
    他把目光转向新的战场,希望在另一片由政策和资本搅热的蓝海复制“叶片之王”的传奇。
新的战场
    今年2月底,第十五届国际氢能及燃料电池展览会在日本东京拉开帷幕。
    展会上,中材科技(成都)有限公司(下称“中材科技(成都)”)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元正,首次在海外推出70Mpa/66L燃料电池氢气瓶和35Mpa/320L车用氢气瓶。
    这家与国内外众多车企拥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子公司,成立于八年前。彼时,风电行业方兴未艾,而氢能产业仍一片凋敝。
    直到现在,其最重要的业务依然是车载CNG(压缩天然气)气瓶。
    形势在去年5月发生转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邀参观丰田北海道厂区。
    在这家推出全球首款量产氢燃料汽车的日本企业,李克强重点询问了氢气压缩储存和加氢站布局等问题。
    曾经门庭冷落的氢能行业,一夜之间变得炙手可热。而此时的中材叶片,却已陷入亏损。
    当风电行业取消补贴进入倒计时,国家层面开始加大对氢能的政策扶植力度。中材科技(成都)亮相日本展会仅仅半个月后,氢能源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政策催生出一个万亿级市场。全国各地“氢都”之争烽烟四起。成都成为这场激烈角逐的明星城市之一。
    前任数年前在成都的一着闲棋,让薛忠民领导下的战略转型撞上一个新的风口。
    事实上,早在三年前,这位刚刚坐稳“叶片之王”宝座的新掌门,就曾大举押注电动汽车产业链上游的锂电池隔膜。
    当年,风电行业在上轮抢装潮回落后陷入低谷。
    中材科技设立中材锂膜,正式宣布将锂电池隔膜产业作为该公司第三大主导产业培育。该公司还斥资10亿,在山东滕州建设2.4亿平米锂电池隔膜生产线项目。
    彼时,电动汽车领域正是一片沸腾景象。中国为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于2013年开始执行补贴政策。
    巨大政策红利下,各大车企纷纷布局电动汽车,车和家、蔚来、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也随之崛起。许家印、董明珠等大佬入局,把这场由政策搅热的狂欢推向高潮。
    狂欢中,中材锂膜建成4条年产6000万平米生产线,并实现向多家国内电池企业批量供货。
    但电动汽车行业很快就遭遇与风电同样的困境。补贴政策实行五年,新能源车企骗补事件层出不穷。
    但为规范产业发展,国家发改委开始严控新能源生产资质发放,电动汽车补贴也将于2020年彻底取消。
    这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高级工程师,考虑将中材科技曾经的老本行玻璃纤维,作为转型中的安全避风港。
中材科技由原南京玻璃纤维研究设计院、北京玻璃钢研究设计院和苏州非金属矿工业设计研究院三大国家级科研院所改制而成。其在玻璃纤维领域 拥有数十年的技术积累。
    三年前,薛忠民又主导完成对泰山玻纤的全资收购。后者是排名全国前三、全球前五的玻璃纤维厂商。
玻璃纤维作为一种替代性功能材料,可广泛应用于电气、汽车、电子等领域。
    目前,全球玻璃纤维市场已形成寡头垄断格局。较高的技术、资金和政策壁垒,成为中材科技天然的护城河。
如今,玻璃纤维已取代叶片,成为中材科技第一大业务,并占据其营收的近半壁江山。
    但薛忠民并不满足于固守玻璃纤维的城池。那些仅有头发丝1/20-1/5的纤细单丝,不断牵动着他进军下游产业的蓬勃野心。
    在补贴时代的最后一轮风电抢装潮中,中材科技(酒泉)工厂中的机器依旧轰鸣。
    如今,工厂中的轰鸣声,反倒让这家“叶片之王”在大撤退中负重前行。
    但对薛忠民而言,如何在上一个风口风停前急流勇退,以及在下一个风口风起时踏风而行,或许才是真正的挑战。
 
标签: 风电 叶片
 
更多>同类行业资料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料
点击排行
关于网站  |  留言板  |  人才招聘  |  官网授权  |  版权声明  | 

中国纤维复材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任何图文
广告招商/客服电话:18613356335制作单位:北京沁悦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218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8025647号